《泰州政协》2016年4期-文艺沙龙
发布时间:2016年09月20日 信息来源:市政协办

嵩 阳 书 院


陈骏骠

 

嵩山主体为太室山,位于登封西北,其势如《诗经》所记“嵩高惟岳,峻极于天”。太室之阳的苍翠之中,掩映着的那座古老的院落就是嵩阳书院。走近书院,就是那简朴的瓦当,青黑的小砖,不高的厅堂,一切并不起眼,但倚在山坡之上,却给人以步步向上的振奋和向往。

我走进嵩阳书院。

书院的大门是一座木制的牌坊,上有康熙皇帝手书的“高山仰止”四个端庄大字。这是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对孔夫子的评价,用在这里不仅指“高山”叠起为“嵩”,更表达了这个书院在儒学中的位置。孔子的儒学诞生于百家争鸣的春秋,因为他的质朴、平和而被诸子的犀利、纷繁和渲染所掩盖。但千百年来,儒学那注重平民教育和素质,倡导优良社会秩序,强调民生的基本要义被人们接受,以致汉武帝“废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,形成了儒学历史的第一个大拐点,使之成为中华文化的主流。儒学的另一个里程碑应该在嵩阳书院,就因为宋代大儒程颢程颐兄弟在这里将儒学作了哲学意义上的阐述,形成“理学”,使儒学的位置更加牢固。时至今日,人们仍是以“高山仰止”心情来拜谒嵩阳书院。

书院十分清静,只有三三两两的游人。先圣殿静无一人,让我能从容地鞠了三躬,注目圣像良久,并向先圣默诉,如今的孔子学院已在30多个国家建了100多所,儒学的学习和研究已经走向了世界。

我顺着青砖堆砌的台阶拾级而上,路边的草木一直簇拥至讲堂,这就是“程门立雪”的地方。讲堂简朴得有如平民的厅堂,甚至不及山区希望小学的课堂,然而,当年学识渊博的扬时与同学游酢为了求教于老师程颐,竟站在门外雪中等候老师午睡醒来,成为雪人。我读过宋史,那是名贤辈出的时代,唐宋八大家有六家属宋,中华古代四大发明有其三出于宋代,可谓群星灿烂,巨匠涌现。那时,嵩阳书院的“二程”能独占鳌头,令人顶礼膜拜,可见理学影响之大。难怪“程门立雪”列入成语,留传百世。

除了“程门立雪”,讲堂西侧的两株古柏也吸引着游人,那高大与遒劲决非寻常。相传两千多年前的汉武帝便封两株古柏为“大将军”与“二将军”。据植物学家测定“大将军”有3000岁,“二将军”竟达4500岁,他们这数千年的阅历,让我凝神,仿佛进入到立雪的程门,仿佛见到了来此讲学的司马光、范仲淹、朱熹等名家大儒,仿佛进入到书院更为悠久的历史⋯⋯

沿着台阶继续上升便是“道统祠”,这是书院固有的格式,祠中供奉帝尧、夏禹及周公,祠前有泮池和拱桥。据传二程规定,凡考中秀才者必绕池三周,以示对中华先祖的尊崇和传承。时值正午,游人更为稀落,于是我便暗仿古人,恭敬地转起来,试图以此加深对理学要旨的领悟,但是总觉得方法似乎是古板。其实,九百年前的二程能认识到万物皆出自“理”,应该“去人欲”、“存天理”,强调伦理政治,别具一格,自成体系,不仅不呆板,其实就是创新。况且程颢在山西晋城为官时曾巧妙地“辨年察奸”,表现出极佳的办案能力,可见理学大师也并不迂腐。

最后一进是藏书楼,居书院最高处。如今楼中已不藏书,却是小卖部。但站在楼前往远处放眼,可见三皇寨那郁郁葱葱的伟姿。可惜时间太紧未能去瞻仰人祖三皇(天皇、地皇、人皇)开天辟地之圣迹。据说,那里有泰山之雄、华山之峻、恒山之奇、衡山之秀,居中原之中,中岳之中,可谓中华之根。嵩阳书院就伫立在这里。

 

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