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泰州政协》2016年2期-文艺沙龙
发布时间:2016年05月10日 信息来源:市政协办

幸福的归途

 

樊宝剑

 

星期六早晨,四月和煦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了房间,窗外的小鸟跳跃在枝头,“叽叽喳喳”欢快地叫着。我推了推酣睡中的女儿,“宝贝快起床啦,我们今天不是要去兴化看小白吗?”“小白”是女儿寄养在兴化乡下爷爷奶奶家的小狗,是她最亲密的小伙伴。一听这话,女儿一骨碌爬了起来。

简单吃过早餐,我驾车从莲花小区出发,一路向东,驶入城东高架桥。眨眼功夫,汽车便进入了兴泰公路,过淤溪、穿周庄、进陈堡、奔临城……窗外桃红柳绿,生机盎然,金黄色的油菜花开得正艳,犹如在辽阔的水乡平原上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金色地毯。阵阵花香迎风而来,沁人心脾。行驶在宽阔平坦的兴泰公路上,看着两边油画般的景致,女儿兴奋不已。一路上我不停地介绍:这里是高架桥,这里是兴泰公路,那儿正在建阜兴泰高速……听到女儿故作夸张似地发出“哇”的尖叫声,我笑了,一股思绪又把我拉回到十几年前。

1998年8月,我大学刚毕业,来到泰州工作。除了人生地不熟外,最痛苦地莫过于是从泰州坐汽车回兴化老家了,可以说,每一趟行程对人的体力和毅力都是一场考验。当时,从泰州到兴化只有一条道可走,就是由泰州西站出发,从九龙经过姜堰的罡杨、里华,江都的吴堡,再曲里拐弯地到兴化周庄、陈堡、刘陆、竹泓……到了兴化,再夹着大包小包从长途汽车站转车到农工车站,再经过四五十分钟晃悠才能到达乡镇。下车后再喊个“摩的”,“突突突”地颠回家。这一路下来,四五个小时,人被晃得七荤八素,全身早已经散了架、打了蔫。

那时候,回家对我而言,既是一种折磨,更是一种奢望。家,离泰州直线距离不到80公里,但好像比去上海、南京还要遥远、还要辛苦。

印象中,有一次回家经历最令人难忘。那是1999年的大年三十,我背着沉重的行李,来到汽车西站挤车。好不容易排上队准备买票,一打听,只剩下最晚一班车回兴化了。没有选择,只好乘着暮色踏上漫漫归途。

汽车不紧不慢地颠簸在崎岖不平的乡间小路上,满车的旅客如我一样,归心似箭,但却无可奈何。等到了兴化汽车站,早已经是灯火通明。回乡镇的农村班车肯定是指望不上了,没办法,只好打的。“五十块,不走拉倒!”此时由不得你再与出租车讨价还价了,他能载你就算是仁慈的了。想想这五十块,可真是价钱不菲啊!要知道那时我的工资才一个月500多块呀!

终于要到村口了,爸爸妈妈已经站在村口桥头上翘首以盼多时,农家小院里不时传来央视春晚现场的欢声笑语。看到我灰头土脸,一身疲惫,妈妈心疼得直抹眼泪。那时我就在想,要是泰州兴化之间能修一条直达公路,那该有多好啊!

幸福的小船说来就来,没过多久,一条连接兴化和泰州之间的“兴泰公路”终于开工了!尽管当初只有两车道,路宽不足15米,但却解决了兴化百万群众南下泰州的问题。一时间,兴泰公路上车水马龙,沿途各乡镇“借梯登高”,大力发展休闲观光农业、高效农业,加快小城镇建设,搭上了幸福快车,走上了致富大道。2006年,兴泰公路又进行了拓宽改造,全线按一级公路、时速80公里修建,兴化到泰州的旅程进一步缩短,全程不到一小时。这条道路的改造,进一步缩短了兴化与泰州、与苏南和上海的时空距离,也使一直“养在深闺人不识”的水乡生态美景呈现在世人面前,带火了里下河地区的旅游经济。

现在,只要沿兴泰公路一直北上,我便能快速地在80分钟以内回到老家。明年,一条更方便快捷的高速公路还将串连起兴化和泰州两地;不远的将来,盐泰锡常宜城际铁路将在水乡大地上呼啸奔驰。憧憬有一天,我再带女儿回来时,回家的路途将会是一种幸福与享受。回家的风景,也将越来越美丽……

“嘀嘀嘀——”

当女儿仍沉浸在窗外美景时,汽车已驶入村口的停车场,嗬!好几辆上海、苏南牌照的汽车一字排开停在那,迎着灿烂的阳光,熠熠生辉。路通了,人们的交流更顺畅了,心也贴得更近了。

“小白,我来啦!”车还未停稳,女儿便推门而出,激动地扑向她的爱宠。

妈妈慈爱地看着我们,笑了。

(作者系市政协经科委秘书处处长)

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